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你見過 “變異” 的城市建筑群嗎?像卡住的視頻截圖

2020-5-11 11:39| 發布者:cphoto| 查看:823| 評論:0

摘要:第一眼看到《變異》(Muta-morphosis ) 這組作品,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香港,Hong Kong在這組照片中的每一幅作品前駐足,我的腦中都會出現很多問號:這些圖像是用相機拍攝出來的嗎?是水彩畫嗎?它們是后期合成的 ...
第一眼看到《變異》(Muta-morphosis ) 這組作品,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

香港,Hong Kong

在這組照片中的每一幅作品前駐足,我的腦中都會出現很多問號:

這些圖像是用相機拍攝出來的嗎?是水彩畫嗎?它們是后期合成的嗎?為什么城市建筑有那么多鋸齒邊緣?為什么能夠透視一個建筑看到后面的影像?

迪拜,Dubai

這組作品的作者是一位名叫穆拉特·德曼的土耳其大叔(1965 年出生),用他自己的話講 “我的這些城市照片,就好像卡住了的視頻截圖!

伊斯坦布爾,Istanbul

“變異” 這個詞結合了 “突變” 和 “異化” 這兩個概念。穆拉特·德曼認為每一座城市都有著獨特的歷史背景和獨特的建筑物。

可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城市的極速擴張,高樓大廈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無處不在。這樣就導致原本風格迥異的城市越來越相像了,失去了自己的特點和韻味,也漸漸地失去了自己的文化。

神戶,Kobe

他的這一觀點雖然有些悲觀,但我在心里不得不承認,這就是客觀事實。中國和土耳其都是擁有悠久歷史文化的國家,也同樣都正在受到過度城市化的威脅,城市中的建筑不再是當地文化的體現,不再具有地域特色。

本著這樣的擔憂,穆拉特·德曼以一條線為基準,通過縮小全景圖像的方式,創作了這一系列藝術作品。

倫敦,London

對話穆拉特·德曼
采訪者:《變異》這組作品的創作想法是怎么形成的?

穆拉特·德曼:在過去的二三十年,我所居住的城市房地產開發迅速,短時間內摩天高樓幾乎占據了整個城市。其實世界上很多城市都是這樣一種狀況。

然而這些摩天高樓基本都是商業用途,它們只是城市景觀的單調重復,并不會被需要住所的居民所用。我覺得這是一種空間的侵略和浪費,也是對城市景觀的一種破壞,所以我萌生了創作這組作品的想法。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

我想去到很多個國家的城市,拍下它們那里類似的景觀,讓人們做出對比,并意識到問題的存在,呼吁人們重視本地文化和城市自身特色。

不同的人、不同的歷史痕跡和生活片段在具有特定歷史的城市中作共存,就如同多維空間一樣。

但是全球化趨勢迫使這種多層次的傳統城市結構被新興的高大建筑切割,舊的質感逐漸消失,城市面貌遭遇突變。

說的嚴重一點,我甚至覺得這種現象不能叫做變化,而更應該叫做 “變態” 或者 “變異”。

上海,Shanghai

采訪者:有人認為,建設摩天大樓不僅象征著雄厚的經濟實力,也會增加城市的美感,畢竟有些高樓還是很有設計感的,你同意這種說法嗎?

穆拉特·德曼:我不同意!我對于建設現代高樓持有消極的態度。我認為它們絲毫沒有體現出人類的發展,而只是資本家想要展現個人財富實力的產物。

它們是空洞的,只會漸漸地分離社群,而不是使人們更加團結。

新加坡,Singapore

采訪者:請講一下這些圖像是怎么制作的?

穆拉特·德曼:這些作品的名稱《變異》(Muta-morphosis),包含兩層意思,即 “突變”(mutation)和 “異化”(metamorphosis)。

作品里的照片都是億像素全景照片,通過拍攝大量素材拼接而來。不過,在拼接的時候,我并不是簡單拼接,而是以一條軸線為基礎減少全景圖像的內容,在水平方向上也進行了壓縮處理,最后呈現出的樣子是超現實的,我稱之為 “超全景” 圖像(hyper panoramic images)。

塞薩洛尼基 (希臘古城),Thessaloniki

通過這樣的方式,城市中的歷史建筑、住宅區和商業區等處的一些建筑景觀被保留,一些被舍棄,反映了城市進化的概念。

最后的畫面不具有單一的視覺觀看角度,有點像土耳其傳統的奧斯曼細密畫(Ottoman miniature,也有翻譯為奧斯曼縮微畫)的風格。這樣的方式也反映了全球化和地方傳統的關系。

東京,Tokyo

采訪者:制作這樣一張照片一般會花費多長時間?

穆拉特·德曼:《變異》系列中的照片,每一張的全部素材拍攝時間大約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左右,這要取決于拍攝現場的光線、擁擠程度和物理環境因素等。

后期處理照片時,每一張大約花費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這也要取決于我拍攝的全景圖像的總體長度。

有時候被壓縮的全景照片的長邊可以達到 150000~200000 像素,這樣的話圖片數據量就會達到 3~5 GB。所以,我需要一個非常強大的電腦來完成我的工作。

多倫多,Toronto

采訪者:拍攝這一系列作品的花費高嗎?

穆拉特·德曼:所有開銷中,占最大比例的是旅行費用。這些費用的一部分是由我現在所供職的伊斯坦布爾薩班吉大學(Sabanci University)所承擔的。

學校會為我提供每年不少于兩次參加國際會議的機會,這樣我就既能夠在國際會議上展示我的研究成果,又能在會議舉辦國家繼續拍攝,一舉兩得。

在去到想要拍攝的城市前,我會做很多事先的研究,比如提前確定好拍攝地點的位置和路線,就能夠以最快最準確的方式到達,這樣也節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開銷。

溫哥華,Vancouver
采訪者:你會繼續這一系列的城市攝影拍攝嗎?

穆拉特·德曼:拍攝《變異》系列將永遠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的目標是為我去過的每一座城市拍攝至少一組 “變異” 視覺照片。

而我的終極目標是在每一個拍攝過的城市中,在比較高端體面的場館舉辦一次展覽,每個展覽不少于 25 幅作品。希望能夠實現。

(圖:穆拉特·德曼(Murat Germen);文:格瑞特)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